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 > 广州新闻

巧夺天工木雕,解码陈氏物语

发布时间:2017-08-03   来源: 大洋网

木雕是陈氏书院多种建筑装饰中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一种,十二扇屏风呈现的历史故事,被誉为民间艺人运用木头和钢刀刻就的“中国历史故事长廊”,祖堂上庄严肃穆的木雕神龛,更是广东现存最大型的清代木雕杰作。漫步陈家祠,存活百年的木雕,刻满了文化的记忆与符号,是后代与先人重新建立链接的桥梁,是一场后人倾听先人故事的虔诚对话。



结构:124根珍贵圆木柱撑起整座书院

游人前往陈家祠,易迷失于琳琅满目的建筑装饰艺术之中,管中窥豹,难以解痒。若把陈氏书院中石雕、砖雕、木雕、陶塑、灰塑、铜铁铸、绘画七大艺术形式分开解剖,一一深究,可更为专注地感受到每个艺术形式所诉说的陈氏物语。

木雕在陈家祠是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一种建筑装饰,陈氏书院室内的屏风、梁架、驼墩、雀替、龛罩、花罩等,广泛采用了木雕装饰。这些木雕装饰既实用又充满了艺术的表达,所采取的工艺手法依循其使用的范围而定。



陈氏书院的木雕以浮雕和镂雕两种手法为主,梁架上的木梁因为承重的需要,不可轻易减除其重量,因此以浮雕为主;而屏门中的木板,起分隔空间的作用,承前启后,讲究含蓄之美,以双面精美的镂雕手法,生动地呈现历史故事、人文典故,呈现出精雕细琢的刀工。



“木材易虫蚀,需精挑细选,才能承受岁月洗刷。”驻守陈家祠30年的退休老馆长李卓祺介绍,这100多年的时间里,陈家祠的木雕建筑保存得比较完好。目前展示的木雕装饰中,基本维持了原状。据介绍,陈家祠的木主要采用从东南亚等地进口的名贵坤甸木,直径80厘米、高达10余米,这种木材高大通直,木纹细密,坚固结实,十分实用。

以三维视角解构陈家祠的建筑,可以看到,124根圆木柱支撑起整座书院,每一根木柱独立成一体,而不是后天加工接驳,齐整壮观。陈家祠当时的建筑设计师黎巨川回忆时曾感叹:“陈家祠是不怕花钱的。整个工程,投入巨资,陈氏族人魄力十足,一气呵成,耗时数载完工。”



题材:文字数字和图案刻录先人所思所想

小到木板上的一个人物,大到梁架上的主体构件,每一个木雕建筑上,充满了文字、数字、图案,刻录下百年前清代先人的所思所想。

陈家祠工作人员吴卓斌介绍,木雕上的图案千变万化,细微之处可以看到工匠的心灵手巧,这些图案背后的寓意,时常吸引不少较真的游客品读研究。


聚贤堂


不同的题材体现了源远流长的文化寓意,聚贤堂的十二扇木雕屏风以历史故事为主,如三英战吕布、六国大封相等;陈家祠中的瑞兽有多种,如羊、蝙蝠、龙凤、狮子、麒麟等,寓意福禄寿喜财等吉祥祝福;花草树木也是人们常寄寓生活理念的物品,如“岁寒三友”松、竹、梅,“四君子”梅兰竹菊,象征廉洁的荷花,象征富贵的牡丹;寓意吉祥的器物,如象征高官厚禄的宝鼎,象征财富的铜钱;还有用艺术文字打造的图案,如常见的“福”字;还有一种是古代神仙用的器物,如葫芦、如意等。

“这些图案不是单独存在的,一幅画里常融合了多种元素,十分富有深意。”吴卓斌解密。欣赏陈家祠的木雕需要细细斟酌,一个不为容易察觉的细节往往内藏乾坤。

亮点:聚贤堂十二屏风用刀雕刻的历史长廊

木雕遍布书院各处,从入口处便是雕刻艺术大观园的揭幕。

正门进入,仰头而望,右侧(东面)第一个梁架展现的是曹操大宴铜雀台的故事,整个梁架成为了木匠师刀工的竞技场,曹操命武官比试弓箭,众将施尽浑身解数献技。原本承接梁架的驼墩也是故事中的一部分,仿似天然地与横梁架形成了一体,整个场面一气呵成,历史场景波澜起伏,令人叹为观止。


福:位于首进中路挡中屏风


木屏风和后进的祖堂是木雕建筑的精华所在。正门进去的四扇屏风,阻挡了后面景观的视线,然而,镂雕的手法给予了窥探屏风背后的空洞,显得书院内景观若隐若现,含蓄柔和。吴卓斌介绍,这四扇木屏风从上到下分成三层,依次为:绦环板、隔心、裙板,其中隔心采取双面镂雕手法,最下面的裙板采取减法浮雕,可走到近处仔细观赏。这四扇屏风雕刻的内容既有岭南水岸的生活场景,又有用竹、蝙蝠等实物构成的吉祥寓意图。

跨过正门大门,越过四扇屏风,走到中进聚贤堂,是十二扇木屏风,雕刻题材主要是商周至宋代的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被专家称为“用钢刀雕刻的中国历史故事长廊”。




后进的祖堂是陈氏宗族供奉先祖的所在。11座8米高的木雕神龛罩,规模宏大,十分有气势,镂刻了数不尽的龙凤、花卉、人物故事等,是广东现存最大型的清代木雕杰作。

有段古:罗马时钟木雕勾出海丝记忆

“广州陈家祠建筑上历史故事场景的出现并非偶然,这与当时社会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历史文化研究学者指出。晚清时期,广州西关的粤剧文化十分兴盛,素有“粤剧之乡”的美誉,众多的历史故事、神话典故,通过粤剧的形式进入百姓生活。工匠们用刻刀雕画时,顺手拈来,加上自己的创作,将民间传诵的故事娓娓道来。

直到今天,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吴卓斌回味起儿时痴迷听着收音机里的粤剧,仍然是这些木雕所呈现的典故,感觉十分亲切。

从木雕上留下图案和文字入手,还可以追寻到先人的生活环境。陈氏书院采用来自东南亚的珍贵坤甸木,史料记载,十三行商人喜欢制造自己的庭园,从南洋进口坤甸木和檀木,其中檀木常用于制作家具。当时护城河玉濠一带木材业发达,进口的木材在港口经玉濠运送到各木材商处。

如今,陈氏书院的木雕上常能看到当年商号的标记,如木雕神龛罩雕刻有“回澜桥刘德昌”“寺前街瑞昌”及“联兴街许三友”等制作商号的标识。

海上贸易的来往带来了中西合璧的文化,陈家祠的木雕中也有所呈现。后进东斋的檐廊装饰的木雕上雕刻有罗马数字钟,钟盘很小,指针指向上午十时十一分。尽管是西方的罗马钟图案,但是旁边的传统吉祥图案与其融为一体。钟摆左右是两个花瓶,里面装有盛开的鲜花,寓意“钟(终)生瓶(平)安”。花架旁边是木雕金鸡,寓意“金鸡报晓”。

木雕建筑历经风雨洗尘,能保留下来并不容易。老馆长李卓祺介绍,目前在广州所看到的清代木雕建筑不多,陈家祠的木雕规模宏大,尽管有些残缺,但保留得还算完好。还有一些木雕建筑散落在书院群以及偏远地区的祠堂中。

参考资料:

《陈氏书院:建筑装饰中的故事和传说》

《陈氏宗族的精神家园:广州陈家祠》

《广州陈氏书院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