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互动 > 游记攻略

北京路 繁华旧梦

发布时间:2015-03-26    来源:新快报



●1966年,这个被誉为世界最繁华的商业集散地,在近百年来历经数易名后,正式更名为“北京路”并沿用至今。

●1997年2月,北京路正式开通为双休日步行街,逢双休日实施只允许公共汽车行驶的准步行。并在次年实行逢节假日实施所有车辆均不能行驶的“全步行”

●1999年初,越秀区斥资3000万元建设北京路商业步行街,全面翻修了人行道,整饰了商铺立面、广告招牌,整治了“三线”,增加了灯光照明,美化道路夜间景观。

●2002年元旦起,北京路正式实施全日制步行,并再次重新整饰北京路商业步行街。

●2014年,北京路北段也从周末步行街正式升级为全日步行街,目前经过数次扩容的北京路步行街长度已从过去的百余米突破到数千米。

上榜理由

秦番禺城遗址、

秦汉造船工地遗址、

西汉南越国宫署遗址、

唐清海军楼遗址、

南汉御花园遗址、

明清大南门遗址、

广州起义纪念馆遗

……

北京路这些遗址构成了时光隧道,

记录着这座城市的变迁,

它告诉每一个广州人,

我们究竟从哪里来。

记者手记

北京路云集了许多的老字号:飘荡香气的“致美斋”;修理名贵时钟、手表的“李占记”;还有广州现存最老牌的“艳芳照相馆”……这些老字号记录着北京路的繁华过往。北京路作为城市中心的地位两千年来不曾动摇,当年人们都将去北京路视为“进城”,称作“上广州”在许多老广甚至外地人的记忆中都有一个“上广州”的片段。

在1984年至1987年期间到广州求学的梁先生,学校位于现在的员村二横路,当时那里算是郊区,但梁先生仍然记得偶尔仍然会和几个同窗好友花近一小时的时间坐公交车来到北京路,“进城玩”。彼时他才二十出头,看到北京路的繁华景象,心中充满了欣羡。据梁先生回忆,对北京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间较具规模的新华书店,有一间电影院,还有一间小小的牛杂店——梁先生口中的“牛杂店”,就是现在位于北京路步行街北端入口的京保餐厅。“那家店开在一条巷子里,还是个居民楼的入口,在临街门口放了几口大锅,煮着牛杂和肉丸、萝卜等,虽然里面也有座位坐,但位置很少,经常都是坐满了人,所以许多人会买了就站着吃或者边走边吃。”早在十年前,梁先生再带着自己的妻女来到北京路的时候,发现当年小小的牛杂店已经扩张到了巷子后面,有了较大的铺面,但临街的那几口大锅还在冒着腾腾的热气,店员也仍在一碗接一碗地往前来买萝卜牛杂的客人手里递。

北京路的发展就像梁先生口中的这间牛杂店一样,迅速又高效,如今满街高挂的红灯笼证明着它的繁华与热闹。但是如果放在历史的标尺中去丈量,它似乎有陷入尴尬的发展境地:本是最有历史感的一条老街,却日渐失去了文化的归属,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它是一条商业街,却不曾知道,这里曾诞生过两广第一盐商、这里曾经见证过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这里曾是一个书香四溢的文化圣地


■位于高第街的许宅,曾经诞生过清朝时期两个地区第一大盐商许拜庭,但是现在已经很少人知道。 新快报记者 祝贺/ 摄



■北京路前身——解放初期的永汉路。 图片来自网络


曾经豪门变身普通民宅

毫无疑问,北京路充满了故事。

位于高第街的“许地”,属于“广州第一家族”的许氏家族。据资料显示,这个由潮汕西迁来的巨族百余年间人材迭出,甚至近有小说家专门著有《千秋家国梦》来诉说许家的兴起,其中一位“枢纽人物”叫许拜庭,13岁在潮州做童工,负责运盐到广州。一次航行中,由于遭遇海上风暴,当时80多艘商船上的人全部罹难,但许拜庭的尽力一搏让这艘船安然到岸,做起了独市生意。这一偶然契机使得许拜庭颇受老板赏识,进而凭其才干成为两广第一盐商。后来许拜庭又由于向两广总督百龄献计剿匪,并亲自招募水勇,率军大败当时的海盗之首张保仔,稳固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后来许家的子孙陆续由科举走上仕途,又在清末民国时期涌现出铁血将军许济,红色英烈许卓,教育泰斗许崇清,中华女杰许广平等多位杰出人物。遗憾的是,高第街的“许宅”现如今已经风光不再,它变成了普通的民居,还有一些改建成了仓库。

这里曾经书院云集

当然,像高第街这样有历史感的存在在北京路随处可寻,北京路大马站小巷前立着金字的牌坊——“越秀书院街”便是一处。

清末,广州的书院私塾,大多集中在中山三路至中山六路以及仓边路、北京路这一带,形成独特的书院群,每天都有;琅琅的读书声从这里传出,而“越秀书院街”正是因为曾经这里云集上百家书院而得名。而在北京路旁边的惠福东路,也有条书坊街,昔日这里是当年民间刻书业中心之一,有近300年的历史。晚清时期,广州一度成为全国刻书出版重镇,而这条小街就是当时民间刻书业的中心之一,见证了广东刻书业的黄金时代。改革开放后不久,书坊街逐渐发展成为专业经营观赏鱼的专业街,曾经又以“金鱼街”名噪一时。今日的书坊街仿古建筑林立,但建筑在空置中,只有仍然盛开的洋紫荆,在维持着此街的生命力。

根据史料和专家考证,目前,北京路、教育路和西湖路周边区域已有或已建成及挖出的历史文化遗地有:秦番禺城遗址、秦汉造船工地遗址、西汉南越国宫署遗址、唐清海军楼遗址、南汉御花园、明大佛寺、明城隍庙、明清大南门遗址、清庐江书院、广州起义纪念馆等十多个朝代的十多个具有较高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古迹。

可惜各种仍有遗憾。北京路两旁的街巷,也是藏龙卧虎的文物荟萃之地,可惜近年遭大规模拆迁,很多旧物已经荡然无存,如靠近惠福路口的仙湖街,曾是大诗人梁佩兰的故居;白沙居,据说明代大儒陈白沙曾住于此……如果说起北京路的著名地标,光明广场、广百新翼、天河城百货大厦往往能脱口而出,但又有多少人记得禺山市、书院街这些旧时的地名?

老字号的繁华成旧影

旧时的北京路上商店林立,经营业务与现在步行街差不多,多是百货和零售,个别的商铺更是从清朝延续至今。一大批创建于明清时期的“老字号”在北京路开始辉煌的商业历史,也见证着这处商脉的变迁。在北京路步行街的各个角落,据悉,目前共集聚有30多家老字号企业(门店),现在依旧可以看到古旧的名牌,卖药的陈李济、卖酱油的致美斋、卖钟表的李占记。

其中也有迁出的,现址在广州大道南的陈李济药厂,在1600年至1998年近400年的时间里,都扎根在北京路上。明朝时初建的陈李济药房为砖木建筑,面积不大,到清末民初的时,陈李济已成为全国四大中药行之一,并把自己的药房改建为四层高的混凝土骑楼,也就是现在的银座大楼,其规模宏伟,横跨七个骑楼楼面,每根柱子上都写满了不同的药物名称和功效,密密麻麻铺满整栋大楼,黑鸦鸦地一片压下,显大气蓬勃之势,被老广州人称为“架势楼”。1998年,为配合北京路商圈的建筑,陈李济从北京路搬迁,原本的药房经过岁月沧桑,虽然竖写的招牌保存良好,但已成为繁华北京路的一处普通的商场。

同样是北京路的老字号,在路南的太平沙财记就没有京保餐厅那么热闹了,位置刚好在步行街尽头的转角不远处,游客通常走到转角前便会折返,不再往下走了。

据悉,太平沙财记早在解放前就在此地开铺,那时候北京南路不过百余米,店铺门面也不过十个平方米左右,桌椅板凳都低矮陈旧。“不过你只要问一问那些老广街坊就知道,当年每逢月初发工资,大家都会聚在一起来这里吃一碗牛腩粉庆祝出粮。”黄姨是太平沙财记的老员工,彼时她也只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女,但她听老板形容过,当年一股牛腩牛筋的浓郁肉香,引得多少人捧碗在手,或蹲或站,在马路边张口大嚼,开喉狂吞,座无虚席蔚为一景。

现在的太平沙财记,已经有了方正的厨房,在二楼设了雅座,临街的骑楼外墙处也打出了滚动式的LED灯招牌。“不过,自从规划出步行街,并把惠福东路设置成美食街之后,旅客再少走过这边了。”

时过境迁,今日的太平沙财记已没了当年的繁华景象,如今只剩下一些街坊客在帮衬。躲在骑楼下的它,人们稍不留意便会错过,但太平沙财记仍然迎着百年风雨,逆着时间洪流,安静固执地立在北京路一隅,守旧业,存人情。


■历史都已被尘封,如今的北京路现代感十足。新快报记者 祝贺/摄


城市文化主题旅馆在这里开放

剥掉了历史外衣的北京路,注入了很多活力,企图延续古街的文化神韵。

去年年中,一间以动漫为主题的旅馆在北京路商圈开业,这间名为“迷途”的主题旅馆,只要说起它在海珠桥滨江路一头那幢被彩色涂鸦完全覆盖的广州首店,大家一定不陌生,而它位于北京路的店,因为在一栋现代化的商业广场楼上,外墙不能像滨江路店一样做得那么有标识性,常常会让前往的旅客找不到路。

据其中一位创办人李先生介绍,最初选址北京路,是因为这里有历史悠久的步行街,商业气氛浓郁。“虽然来这里入住的,多为年轻旅客,但拥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北京路对于他们来说,仍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李先生表示,听过不少入住的旅客称赞北京路是一条非常有广州特色的步行街。

在迷途旅馆拥有的50余种动漫画主题房间中,除了来自日本动漫画外,美国英雄漫画主题的房间也在这里占有一定的地位,但其中却难以发现本土漫画形象的身影。李先生坦言,目前旅馆里确实仍缺少一个能够代表广州文化的主题,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本土创意人士前来交流,在旅馆里创作出可以展示广州文化的主题房间,让来这里的旅客,对北京路能产生除了琳琅满目的商品外的“广州印象”。

中华书局旧址上诞生现代书店

除了有创意的旅馆,北京路的联合书店也用一种年轻的气息承袭着古老的命题。据了解,联合书店所在骑楼曾为中华书局广州分局,也曾是新华书店的儿童书店,觉得这座骑楼有责任将这份书香文化传承下去的联合集团,投资500万元将骑楼恢复中华书局时期的原貌,并于2009年让联合书店进驻。在进驻之初,来自各地各类的藏书几乎遍布了每一层,只有少部分是用作卖精品和做展览。现在,一楼的一半已经改建成咖啡厅,一半则卖起了广府创意手信,接下来的每一层,都划分出一半来让一些商家进驻:有绿植、有钢笔,也有DIY产品等。五楼则有一半空间做展览或周末的讲座用途,不过在闲时,倒成为了客人席地而坐看书的空间。

走到北京路与大南路交界的十字路口处,你的目光一定会被那幢橘红色五层高小洋楼所吸引主,这幢1949年建成的旧式岭南小楼,被广州本土服装品牌歌莉娅的老板胡启明,邀请设计师李伟斌耗时3年多,于2007年正式被改造成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概念会所。据悉,为了保留了建筑物在1949年建造时的原貌,在整体施工上花费了相当的人力物力,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大费周章地选择在此处开设概念店?因为胡启明觉得,既然是传播美的东西,那就不应该远离大众,孤芳自赏,所以这个平台最好是在闹市,因和业主余先生是朋友,胡启明想到了这座北京路一端的骑楼。

北京路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为概念店的设置带来了更深刻的意义。话说南汉广州城墙扩展到现在的大南路、文明路一线,称为“新南城”。新南城的南城门叫鱼藻门,在今北京路与大南路、文明路相交处。宋代更名镇安门,清代叫永清门、大南门。因此225就在当年的大南门的位置,是对外商旅的出入口。当年官船都是停靠在天字码头位置,过大南门,沿今日的北京路,抵达衙门的。而歌莉娅概念店的主题是“旅行”,与地处交通要塞,恰好契合,“环球之旅,从这里开始,在这里结束。”